世界壁今天也很脆弱呢〔3〕

“胜己!你又去哪疯了!”

“闭嘴啊老太婆!打架去了啊!”

“哈——和谁?”

“啧,隔壁新搬来的。”

“胜己,不要动不动就打架啊。”

“烦死了混蛋老爸!闭嘴啊!”

“胜己你才烦啊!”

“啊?”

爆豪一家的日常吵闹终止于爆豪光己扇在爆豪胜己头上的狠狠的、响亮的一巴掌和响起的门铃声。

“胜己!去开门!”

“为什么是我啊?”

暴躁的男生虽然嘴上吼着,还是乖乖地往门口走了。

“......哟。”

“哟个头啊你!有什么事不会打电话吗!”

“借宿一晚。”

男生看着面前初次见面就和他打个平手的少女,觉得耳朵出了点问题。

“......什——你他妈知不知道你是个女的!你——”

“胜己,是谁啊?”

周防向前一步,不动声色地挤开男生。

“你——”

“初次见面,我是周防咲。”

“阿拉,隔壁的孩子吗?啊,我记得你是今天早上刚刚搬来的,进来吧。”爆豪光己看着一脸别扭却毫无反抗的儿子,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凌晨的时候出门我看到你了哟,我记得是一个很瘦的人背着你走进去的,那是你爸爸吗?”

周防面无表情。

其实那是欧尔麦特,我的监护人。

没人会信的。

“......嗯。”

“呀,是爸爸有急事回不来了吗?”

“......嗯。”

爆豪·喜欢女孩子·养了个暴躁儿砸·光己马上对走过来看戏的丈夫试了个在场所有人都看见了的眼色,看着男人把女孩请到客厅之后把一边不爽的儿子拎到身边,扭着男生的耳朵嘱咐。

“我看你小子终于有出息了交了个朋友快点留人家吃个饭!欸她是不是就是白天被你拉去打架的那个?”

“痛痛痛松手啊老太婆!耳朵!耳朵要被拧下来了!”

爆豪胜己捂住从面前的母恐龙爪子下救下的耳朵,没开口。

爆豪光己马上敏锐地察觉到儿子的心理。

“你没打过她?”

“闭嘴啊老太婆!小心我揍你啊!”

“哈?你居然连人家小姑娘都打不过!弱爆了啊!”

“你!才没有!老子和她......总之老子是要成为第一的英雄的!一定会把那个该死的周防打败的!”

“啊呀你名字都问来啦?不错啊!”

“烦死了啊她自己告诉我的!还有她刚刚不是说过了吗!你傻啊痛痛痛!”

“是我告诉他的,光己阿姨。”

爆豪光己马上收起和男生脸上一模一样的暴怒表情,欣喜地转身拉起了走过来解释的女孩的手。

“周防咲对吧?很好听哟,我叫你咲酱怎么样?”

“......啊。”

被自来熟的阿姨吓了一跳,嫌麻烦的少女没有说出反对的话。

“咲酱觉得我们家胜己如何啊?”

一边躺枪的男生一点就炸。

“老太婆你找死啊!”

爆豪·老婆大于一切·胜和善地笑起来。

“你怎么对你妈说话的,胜己。”

周防看着一家三口充满了火药味的争吵,却在感到落寞的前一秒被一只手拉回。

“......爆豪?”

“闭嘴烦死了混蛋!你不是说要留宿吗!二楼有空房间的!”

爆豪胜己当然猜到了少女为什么会突然没了笑容,搬到的新家还没装修好,家长却不在身边,肯定会感到孤单的吧。

他一向讨厌这种令人愚蠢的情绪,看到他认可——不管怎么不想承认他和她平手的确是事实——的人露出那种蠢到爆了的表情,他就不爽。

明明都那么强大了,这种可笑的表情就不要露出来了啊。

像该死的臭久一样的,弱小的样子。

男生紧紧地攥住少女的手,拉着往楼上走去。

爆豪夫妇在客厅震惊地看着突然“开窍”的儿子,感动极了,但是——

“爆豪,晚饭还没吃哦。”

楼梯走到一半的男生一个踉跄,大声地反驳。

“老子不饿!”

咲看着恼羞成怒的男生,拉住了不让他继续走。

“吃晚饭。”

接受能力超强的、和少女打了一天架都没有听到她说几句话的男生自动把少女的话翻译了出来。

——要一起去吃晚饭吗。

周防看着沉默下来的男生,目光不由自主地移向男生耳尖的绯红。

恼羞成怒了呢,胜己。

“嘁,那老子就勉为其难地去吃饭好了。”

爆豪光己开心地把少女从男生身边拉开,领到餐厅。

“咲酱吃辣吗?”

“嗯。”

“太好了!咲酱一定会喜欢爆豪特制辣酱饭的!”

“光己亲爱的?那我呢?”

“你就吃点白饭和咸菜吧。”

爆豪光己看着把辣酱当做菜下饭的两人,突然有一种多了个女儿的迷之成就感。

“胜己不是说不饿吗?”

“......烦死了老太婆!”

“运动过了。”

“嗯?咲的意思是?”

“笨蛋老爹,她说运动过了要多吃一点。你不怕胖成球吗!”

“不会。”

“......胜己很了解咲酱呢,说起来才认识一天吧?”

“哈?什么很了解啊!你是傻子吗?很好懂的啊!”

被打出来的经验呢,胜己。上一个做到听懂“周防语”的是草薙呢,在自己不在家的时候照顾了哥哥三年的草薙。

周防舔过嘴角沾着的辣酱,没敢说出来。

“咲酱的话,睡在胜己的房间里好了。”

“什么?老太婆你再说一遍!老子睡哪里?”

“多的房间堆满了你打坏的的器材,怎么可以让女孩子睡那里!你这种皮糙肉厚的臭男生打地铺就好了。”

“你他妈——”

“我打地铺。”

“哈?”“不行!”

爆豪母子难得想法一致。

“女孩子就要娇养的,咲酱不嫌弃的话就睡胜己的床吧,要不然让胜和胜己挤小床,咲酱和我睡好了。”

“我才不要和臭老爸挤!打地铺就打地铺!”

于是周防咲躺在床上,爆豪胜己躺在地上,半夜都没睡着。

“......周防,明天再打一架。”

“......不要。”

“啊?为什么?”

“我要买家具。”

“啧,麻烦死了。”

“......嗯。”

“喂,买好打一架。”

“......啊。”

“......睡了吗。”

“......嗯。”

“嗯个头啊你不是还醒着吗!喂,你......怎么锻炼的?”

“......跑步,拳击,打架。”

“下次记得叫上我啊混蛋!拳击?哪个区的拳击馆?”

“不记得了。”

“啧。”

“......晚安......”

“晚安。”


爆豪光己设了个五点半的闹钟,早上起来偷偷到儿子房间里去了。

两个一米七上下的孩子,一个抱着被子缩成一团,一个鼾声阵阵摊成一张饼。

睡着的样子都乖巧得像猫,谁都想不到这两个孩子就是今天早新闻里“某居民区公园上百平方米草坪一天内全部被毁”的罪魁祸首。

早新闻还没放完。

“警方判断犯罪嫌疑人为两名约一米七的成年男性,个性疑为爆炸相关,昨日警方未能抓获。”

“咲酱不看脸的话的确有点像男生呢,昨天换下来的衣服里还有束胸......哎呀明明是个女生,胸部什么的还是大一点好呢,果然家里可能没有母亲吗,还是要和咲酱说一下的吧......早饭吃什么呢......哎呀还是吃辣酱饭团吧。”

享受完爆豪妈妈爱(超)心(辣)早餐,周防咲终于想起还没有联系过自己的英雄监护人,一边向爆豪夫妇致谢一边出门打电话。

爆豪胜己在爆豪爸爸和妈妈欣慰而殷切的目光中炮仗似的炸开来,大吵大闹了一通之后捂着被妈妈打痛的头恶狠狠地甩上了门。

“......嗯,锻炼过了。”

“......啊,忘记买了,住在朋友家里。”

“......一起锻炼的,是男生。”

“......知道了。”

“......好。”

“......哦。”

看着少女放下手机,男生不耐烦地大步向前走去。

“爆豪?去哪?”

“闭嘴!家具商场!”

咲把手机放进口袋里,摸了摸口袋里的卡,快步跟上。

“胜己,好人。”

“......嘁烦死了啊!小心我揍你!”

“哦。”

“......快点!”

用近似于跑的速度走了半个小时到了家具商场之后,两人看着在商场边停下的公交车沉默了一会。

“......欸。”

“......闭嘴!我也不知道会有到这里的公交车啊!”

走在商场里,爆豪胜己听着钻入耳朵的讨论声,觉得自己快炸了。

“欸快看那对小情侣......”

情侣个头啊他只是陪周防买家具而已!

“那个男生是爆炸头啊,看起来好暴躁的样子啊......”

他的头发是天生的!暴躁你大爷!

“唔啊你不觉得那个女生有点帅吗?”

怎么可能啊眼睛有病吗!明明是个丑八怪!

“......爆豪?”

“哈?”

“你也很帅的。”

在耳尖地听到了身后男生不屑的哼声,联系走过的几个女生的话,周防善解人意地安慰了新交的朋友一句。

终于找到网上评价最好的家具店的少女回过头,看见男生低着头站在不远处。奶金色的头发在温和的光照下看上去有一种奇特的温柔,遮不住的带着红色的耳朵被光照得有点透明。

爆豪胜己觉得脸有点热了。

这种、这种没用的话,他一点也不会在意的好吗。多管闲事。

默念了无数遍这个女生昨天刚刚和自己打了一架之后的男生抬起头,看到店里皱着眉头的少女,嘁了一声走过去。

“喂周防,还没好?”

“嗯。”

周防指了指左边的线条样式和右边的猫咪样式,表示选择困难。

“......烦死了啊!选第一个想到的就好了啊!”

周防眼睛一亮,手指指向整个店面的最深处。

——充满冲击感的墙壁。

如同海浪般的印象派火焰肆意地占据了大半个墙面,背景却是由几何样式的线条和大色块组成。

矛盾又和谐,爆豪胜己联想到看起来很文静打起架超可怕的少女。

“......这位客人......这个是我们店的装饰,是非卖品。”

“设计师?”

“嗯?欸,是X老师的作品。”

“电话号码。”

“欸,等等,这个......”

周防点了点一边一套纯白色系的床具,把口袋里的卡扔给目瞪口呆的男生,快速走到一边。

“喂,八木,在家?”

“嗯,X老师。”

“好。”

爆豪胜己抽了抽嘴角。

“喂——你们!要她指的那套!刷卡!”

等到夜幕再一次降临的时候,买好床打完架心满意足的少女站定,和又一次没有打倒她非常不爽的男生分别。

“明天见,爆豪。”

“烦死了我知道!老子明天一定会打败你的!”

“啊。”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