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壁今天也很脆弱呢〔2〕

冢内警官注意到这个奇特的少女的时候正是傍晚。

在天边橘红色的云逐渐往胭脂粉渐变的时候。

刚刚结束一次巡逻的警官是不会注意到美景的,但是这个少女的头发实在是太显眼了,导致他不由自主地看向了少女的头顶以确认是光线缘故还是本色。

看上去有点炸的头发明显是被少女很仔细地梳过的,虽然看到处乱翘的发型就知道大概是不大成功的。像融化的红月一般,颜色很美丽,但是这头看上去有点乱实际上也有点乱的红发让人下意识地联想到不良。

但是没有一点点化过妆的痕迹的脸是令人赞叹的精致,在灯光下闪烁着几点赤金色的光的琥珀色眼瞳,微微上挑的眼角,高挺的鼻梁,抿紧的嘴唇。单看脸,的的确确是个挺漂亮的少女。

仔仔细细地看了少女一遍的冢内警官得出这个结论。

一边的小警员一点也不这么觉得。

只是被轻轻一瞥,这个大男生就被看上去犀利无比的眼睛扫得快哭出来。

——实际上还是很温柔的,嗯,就是看上去凶了一点。

冢内警官整理了一下档案,看着满脸都很隐晦地写着“为什么他快哭了我很可怕吗真的吗这样的吗感觉好对不起啊”的少女,勾起了嘴角。

被店主当成小偷的少女很顺从地填完了表格,回答了所有问题——虽然说在回答“个性是什么”的时候楞了一下,大概是被家长告知了不能随便告诉人吧。

唯一的要求是草莓牛奶。

真的只是个未成年的小姑娘啊。

大概是饿惨了、一口气喝掉了三瓶草莓牛奶的少女子缩着身子坐在椅子上,嘴角边的牛奶渍让她看上去乖巧得就差挂个牌子、写上“我超乖”了。

冢内警官突然觉得自己被社会磨得坚硬的心软了下来。

——突然想要个女儿了呢。

周防咲,虚岁十六岁,住在镇目町,父亲早逝,母亲在海外工作,有个哥哥,个性为“力量”。

比较详细了,只需要等到人员确认小组的回复就可以了。

冢内警官柔和了脸,转向一边的小警员。

“收拾一下吧,今天你不用加班了。”

小警员开心地跑出去,冢内警官接起电话。

喜滋滋地抱着草莓牛奶喝得开心的少女本来没什么担心的。

出去买油顺便打了个混混就突然到了这里,听起来离镇目町也不远,尊的话草薙肯定会照顾好的,总不至于饿死的。

但是看到对面男人严肃起来的脸,她就知道哪里不对了。

一个被刻意忽略的事实——

——个性。

她将“个性”理解为擅长之物,于是回答了“力量”——没毛病,她和她哥可以在五分钟内拆完一栋楼。

看来不是这样,这个世界......

“周防小姐,请你冷静。我们没有在镇目町找到周防尊本人,以及你提到的草薙出云和十束多多良也没有找到。你和你的母亲的档案我们找到了,但是......没有提到你的哥哥周防尊,而且你的母亲联系不上。”

——不可能。

即使那个生理上的母亲再不想要他们兄妹俩,也不可能擅自抹去了哥哥的存在,更何况哥哥的名字是可以在学校登记的。

哥哥、草薙和十束都不存在。

难道说......这里已经不是原本的世界了?

——那为什么她的档案会存在?还记录有在海外的母亲?

大脑迅速运转。

——首先要过警察这一关。

少女低下头去。

“......曾经是有哥哥的......但是不见了......很小的时候。”

明明是编撰的,却是惊异地发现有凉凉的液体流下来。

眼泪?我哭了啊。

明明答应过哥哥不哭的。

要坚强,要学会面无表情。

但是啊——

——哥哥,不在了啊。

——我只有哥哥了,还要被夺走吗。

——果然啊,像我这样子的人啊......

“啊这样,抱歉。”

冢内警官了然。

很小的时候记忆是很模糊的,只记得哥哥失踪而不记得在哪里在什么时候是很正常的,况且也是十几年前的案子了,再去找是不现实的。

“节哀顺变。这不是你的错。额......喝点牛奶?”

(自以为)安抚了一下少女,很快冢内警官发现了一个问题。

“那你现在没有监护人在身边?”

“......嗯。”

“这是个问题。你希望有人收养你吗?”

“......嗯。”

“那我会在尽力在一周内帮你找到的。我先让人送你回去吧。”

少女看着已经决定下来的警官,愣愣地跟着进门的警察出去。等到坐到警车里了才发觉一个事情:

她不知道住处在哪里。

警官看到少女有点僵硬的身体,以为是第一次坐警车的原因。

“虽然是警车,但是当做普通的车坐就可以了。”

警官将车开上路。

“如果不介意的话,我顺便巡逻一遍了,绕一下路应该没问题吧?因为商业街人比较多,所以有必要每次都来。啊那个小抽屉里有草莓牛奶,你喜欢吗?对了,你住在哪个小区?”

少女僵僵地坐着,拿着牛奶没开口。

“啊,看在我是警察的份上告诉我吧?要不然我没办法送你啊,那样子我没办法交差啊。”

正当少女考虑是谎报还是跳车的时候,突生异变。

一个怪物从一边的街道上冲了过来,猛禽般的弯钩吓得人们尖叫起来。

“周防小姐!马上下车、往东边跑!”

少女还没从刷新世界观中回过神就被推出了车。

“这里是028警车,在东大街的商业区内出现犯罪者,个性为猛禽类,预估为C级。”警车内,警员快速通报之后拿起一边的电击棒。

警车飞一般冲过街道,猛地刹车,挡在群众和犯罪者之间。

少女听话地向东跑了一会,刺耳的笑声传来,她回过头去。

——那个警察!

电击棒被甩到空中,鹰的利爪穿透了身躯,血肉飞溅开来,头颅被炫耀似的高高抛起来,被扔到街道的一边。

咕噜噜滚动着的头颅在颤抖的人群后方滚着,撞上了少女的脚踝。

颤抖的手将血肉模糊的头颅抱起来。

空洞无神的眼眶还在滴滴答答地流着血,空白的眼球在无意识的抽搐了几下后瘫到眼眶的一边。

少女牙齿打着战,将头颅抬高,熟悉无比的面孔扭曲得看不出生气。

即使是打群架也从来没有打死过人的少女,觉得胃开始痉挛。

仿佛空气中的氧气被抽走了,呼吸中戴上了铁锈的腥味。

尖利的笑声鼓动着耳膜,热流叫嚣着在血管里冲击、涌动着。

不知痛似的咬破了舌尖,全身的肌肉开始收缩。

脚踝、小腿、大腿、腰腹、胸腔、大臂、小臂。

仿佛是有了知觉一般,力量源源不断地翻滚着向上、向上。

尖叫的人们在死亡的恐惧中胆怯地闭上了嘴,踏破了的死寂脚步声忽然响起。

腿折叠起来,脚掌发力、大腿收缩、小腿弹起;脚下的地面瞬间裂开,腾空而起的人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跨过人群上方。

在离犯罪者数十米的地方猛地落下,腰腹部折叠缓冲、前脚掌抓地、腿部再次发力,在地面再次的破裂声中高高跳起。

大臂、小臂、拳头,有点宽松的衬衫被鼓起的肌肉撑起,高速挥下的拳头摩擦着空气,在可怕的音爆声中灼热得快要擦出火焰、或者说,已经“擦出”了火焰。

炽热的气流向下冲去,带着灼灼火花的拳头,如陨石般猛烈地、愤怒地落下。

力量透过皮肉、身体和地面,以犯罪者为中心,成波纹状掀起了水泥地,漩涡般的气流涌动着吹散了地面的大石块,引得群众纷纷躲避。

凹陷至少一米以上的大坑中间,站立着的犯罪者早已不动。

突起的青筋中爆出鲜血,溅到少女脸上。

少女在气流中佁然不动,收回右臂后腿部再次发力、跃起。

乘着一股向上的气流,少女翻转过来,长腿勾住唯一称得上是“细”的脖子,随着翻转的惯性狠狠地向下一扭、一转,在血肉横飞中扭断了犯罪者的脖子。

在不到十秒内发生的一切,映在所有人眼中。

有人惊叹,有人赞赏,有人向往,有人呐喊。

为这个冲出来救下所有人的英雄。

少女看着,听着。面无表情,心生疑惑。

——没有人认为过于残忍吗。

当然是没有的。

冢内警官看着再一次坐在面前的少女,即使擦干了脸上的血迹也带着明显的戾气和血腥味,伸出手......递给她一瓶草莓牛奶,然后继续给这个“有强大个性却不了解社会”的少女讲几乎是印在脑子里的话。

百分之八十,个性,英雄,犯罪者,超人社会。

冢内看着被草莓牛奶的甜腻抚慰了的少女,觉得她有点像一只炸完毛发完飙之后被成功顺毛的猫——超好哄。

少女咬着吸管。

这已经不是她原本的世界了,也就是说是在“异世界”。看起来至少一时半会是回不去了,希望草薙没让尊饿死在家里。

不过,“个性”这个说法,总感觉有点耳熟。

貌似曾经听一个大哥哥说过这个词,当时还以为是晚期的中二病患者呢,毕竟隔壁街的有个男生每天都在说什么“漆黑之翼”。

这么说来......

那个哥哥原来是异世界的人吗。

欸。

那我以前的朋友应该不会也是异世界的人?

以前就感觉有点不对劲,隔壁街道的人家每天都会换。

今天是存在感有点低的喜欢奶昔的蓝头发男生,明天就会换成名字会被奇奇怪怪的杂音掩盖掉的逼格超高眼镜小哥哥,后天大概就是血可以变成刀的粉头发眼镜娘。

总之每天回家都会遇到不同的人,那时候还以为那栋房子有点问题的,现在看来大概是自己的问题了。

还有网上的好友们,大概也是异世界的人吧。

不过这个世界真是神奇。

几乎每个人都拥有特殊的能力“个性”,类似于原来世界的“能力者”。

所有人分为三类。一类是普通人,是不被允许使用个性的,像是被约束住的“权外者”;一类是职业英雄,利用个性解救人们,大概等同于非时院的兔子;最后一类,不是英雄却乱用个性危害人们的,犯罪者。

不管怎么对待犯罪者都不会被认为是残忍的。

“但是,在拿到执照——或者临时执照之前,随意用个性是不被允许的。更何况你在这么多人面前用了个性,所以,很抱歉,你只能接受处分。”

“考一个英雄执照的话,要多久?”

“......欸?”

冢内皱着眉,开始考虑这个问题。

“好像是个办法,那么我......等等这个下次说,今天太晚了。还有个问题——你喜欢欧尔麦特吗?”

少女看着他。

欧尔麦特,超级肌肉男,打架超厉害,和平的象征。

——有钱。可以买好多草莓牛奶。

“喜欢。”少女已经知道要发生什么了。

冢内放下心来。

作为“个性强大却不了解社会”的她,需要一个教导者,冢内身为警官自然是不可能养一个孩子的,而欧尔麦特——每天英雄活动时间约三个小时的他,自然是有时间、精力(和金钱)来收养并教导一个孩子的。

冢内笑了笑,开始打电话给没来得及赶到的英雄。

“八木,新闻看了吗......”

等到少女见到心心念念的草莓供应......不英雄欧尔麦特,表达了愿意跟随第一英雄学习、成为英雄之后,少女终于跟着他到了家。

少女感叹完监护人的房子之后,一回头——

“欧尔......你谁啊......?”







恭喜女主发现真相,并成为欧尔麦特的干女儿ww。
女主随遇而安,唯一在意的就是哥哥。

热度 5
时间 2018.08.02
评论(3)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