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壁今天也很脆弱呢〔1〕

盛夏的阳光透过树叶的间隙撒下,一半成了地上的金色圆斑,一半落在并行的两人肩上。剔透的光芒照得白色的校服暖洋洋的,天生耐高温的体质让两人只觉得暖和得像几乎快要睡过去的老猫。

“今晚?”

“......蛋包饭。”

“啊。”

简单到几乎消散在空气中的对话就是两人一天中唯一的交流了。

同胎出生的兄妹年龄只差不到十分钟,相似到几乎可是称得上是“复制”的面容和基本上没有差别的性格令两人的“轮流上学”计划完美执行,也导致了两人只需要对视——有时候甚至对视都不需要——就可以互相理解的日常。也只有口味上微小的差别让两人每天都要进行必要的交流了。

同一个年级同一个班的两人,一份毕业证书——托两人的轮流上学计划的福,所有老师都以为是注册学生名单的时候出了点问题,于是两人共用着“周防尊”的名字,直到毕业典礼的时候全校师生才惊奇地发现真的有两位“周防同学”。

但是尊知道自己的妹妹是不会在意的,就如同如果用的是“周防咲”的话自己也不会在意的一样。不论什么时候,力量至上总是最根本的原则。

墙头的白猫急匆匆地从树的阴影下跑过,路过两人时停留了一下,黑色的尾尖轻轻向两人摆了摆,抖了抖柔软的毛发。

大概在对前几天的伞表示感谢吧。

站在一边的两人同时想着。

女孩子半阖着的眼睛睁大了一点,向前一步,伸出手臂来。

白猫咪呜地叫了一声,翘了翘尾巴,左右转了个圈子,在瞧见女孩子的眼睛之后尾巴上的毛瞬间炸开。

少女琥珀一般的眸子在阳光下半明半暗,流光映得明亮,只是被包裹在野性中的温柔太过隐晦、受了惊的猫咪不再敏感,小动物只是半跑带跳得窜走了。

少女有些低落地垂下眼帘。

啊,又失败了。

一边从自动售卖机走回来的男生和少女想着。

男生将手中的草莓牛奶递给少女,两人喝着牛奶继续走在路上。

小小的一盒草莓牛奶不一会儿见了底,男生咬着吸管滋滋地吸着空气。

一边的少女将手中还有一半的牛奶递过去,男生习以为常地接过。

在灿白的云稍稍遮住了一点耀阳,两个走路快得像跑的人在不到十分钟内已经从镇目町的一端走到了另一端。

两人沉默着走在路上,在热闹得不行的街道上显得有点奇特,但是路人们习惯了冷漠地忽视掉、热心的贩子们也习惯了给这两个外冷内热的兄妹留点新鲜的鸡蛋。

虽然说明明是商人却这么热心感觉挺奇怪的,但是还是很感谢啊。

少女面瘫着脸向周围笑着的大叔大妈们点点头,又买了几斤肉。

暑假就要开始了,老是吃便当不好,尊的话应该也喜欢吃汉堡肉的吧,买个西瓜明天做点冰糕吧。

男生面无表情地接过鸡蛋、肉、西瓜和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买的面粉、丝瓜、青菜、鱼等等一系列东西。

啊,放假了之后就会一不小心买多呢。

两人像是什么都没拎一样拎着超级大的袋子,将家里的冰箱塞满。

幸好当时买了个大冰箱。

男生站在冰箱门边,看着蹲着的少女将最后一块肉放进冷冻柜里,将手伸向另一边的草莓牛奶。

啪。

男生捂着手,看着抬起头的少女,感觉整个人都耷拉下去了。

少女眨眨眼,站起身揉了揉男生完全不同于外表的柔软头发,在男生充斥着不满与委屈的眼神中残酷地关上了冰箱门。

男生走到一边,跨坐在椅子上,手搭在椅背上,可怜巴巴地望着冰箱,望眼欲穿。

草薙接到好友的电话的时候也是懵的。

“所以说,你想喝草莓牛奶了就给我打电话了?”草薙放下手中的笔,强行按下额角跳个不停就差崩出来的青筋,“我是你的学长兼好友!不是保姆!”

“......欸。”

“欸个头啊!虽然说我会偷偷给你带烟和打火机,会在你吃完咲的便当还没饱的时候给你带饭,会帮你打扫卧室逃过咲的检查,还会帮你买酒......”

草薙停下了正在穿鞋的动作,看向鞋柜边的草莓牛奶和太阳伞。

——我真的是保姆啊喂!

还没等草薙从“突然发现自己有了奇奇怪怪的热心保姆属性”的打击中回过神来,那边的声音已经换了另一个。

几乎是一样的、略微带着一点点沙哑的声音,比起男生稍微清朗了那么一点,熟悉的、懒散到只能让人联想到晒太阳的猫的调子。

“啊,原来是你啊。”

草薙非常、非常冷静地按下了挂断键。

“完了完了完了我居然挂了咲的电话尊一定会打死我的吧一定会的所以说为什么我要这么操心地帮尊买烟买酒带饭还打扫卫生而且重点是被咲发现了啊喂......”

等到草薙接到学校的紧急电话的时候,才从碎碎念中脱离出来。

关上门的时候想了想还是把一边的草莓牛奶塞进了口袋。

——反正兄妹俩都喜欢,当做赔礼给咲的话应该会原谅我的,毕竟两人都大度得神奇。对不起了,尊,咲打起人来比你狠啊。

另一边向兄弟求助无果更加委屈的尊整个人瘫在椅子上,看着少女在厨房忙碌。

——感觉,咲生气了。果然不应该偷偷抽烟的,早知道就应该分咲一半了。

少女把鸡蛋打好,加热好锅,却发现油没有了。

少女解开猫咪纹样的围裙,洗了洗手,顺手撸了一把哥哥的头发,走向玄关。

男生看了看她,看了看厨房里的锅和碗,会意地点点头。

少女拿起一边的伞,出了门。

一直等到钟上的时针转过了整整四分之一个钟面,饿得有点痉挛的胃叫醒了睡得浑身僵硬的男生,他也没有听到少女的脚步声。

铃声打断了男生差点又睡过去的动作。

“......草薙?”

“尊——!咲!咲失踪了!”

草薙大口喘着气,看向小巷子。

散落的袋子,装着油的瓶子,一地的小混混,一把太阳伞。

“现场的血不是她的......尊?尊?喂——?尊!”

还不接受吗?

你最爱的人已经不见了哦。

再不去找的话,就永远找不到了哟。

来吧,接受这份力量。

炽热的火焰喷涌而出,如同被不知好歹的闯入者打破梦境的巨龙,又似捍卫自己威严与领土的雄狮,灼灼燃烧着的火扩散开去,高高窜起的火舌将一切卷入火焰,在力量所及的范围内,一切的一切都化为虚无。

木头被染成焦黑,纸张噼啪着卷起,塑料收缩着扭曲,植物无声地哀嚎着死去,金属融化得滴滴答答,熔穿了脚下的地板和泥土。

暴戾的猛兽吼叫着,挣脱了理智的铁链。

十六岁的少年咆哮着,在愤怒中成为了王。

磅礴的火焰席卷而出,被挡住在居民区边缘。

非时院的“兔子”和Septer4的人。

刚刚觉醒的王被压制住,在一片火焰中死死咬住牙。

小小的火种埋入地下,泥土滚动着为王的本源让路。

远一点、再远一点、再远、还要再远——

混混沌沌之中,细小的火焰缠绕上身体,如耀阳般的温暖没入心中。

——找到你了,咲。

新生的王敛去了凶狠和利爪,再一次阖上眼的狮王静静地退回到底线。

“尊?怎么又发呆了?好歹已经是王了啊喂。”

“......啊。”

“不要用‘啊’来敷衍我!十束和我说感觉你的力量前段时间有点虚弱,这几天好了很多,他一向是很敏感的,你前段时间去干嘛了?”

“......”

失策了,没想到培养新的本源要花的时间还挺久的。

“唉,算了,你可不要动不动搞事情,就算看在咲......我的面子上也稍微......”

酒吧又恢复了寂静。





好吧好吧应我亲爱的W,以及我的D @白夜提灯 来看看吧,我发出来了。
反正没什么人看的啦这种垃圾文章......总之是原创女主设定K里面尊的妹妹(非穿越,出现什么其他作品的世界是日常了就别在意了看一下题目啦),超级苏的总之很强,话少完全是因为没必要以及麻烦,并不是什么愤世嫉俗高冷的人,抽烟喝酒打架是习惯,不喜勿看。
综得不能再综,主我英,cp已定是咔,写得很烂很烂完全自割腿肉,求不喷啊谢谢。
以及,反正我英的人物还没出来就只打我英的tag了占tag了的话真是抱歉,不要介意我这种小辣鸡了。
要是D和W看到的话留个言啊,爱你们。

热度 9
时间 2018.08.01
评论(5)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