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与水的日常·2

“好无聊啊……”女子懒洋洋地撑着下巴,眯着眼睛晒太阳,像极了一只被顺好毛的猫,“早饭刚吃好……碗也洗好了……衣服也洗好了……好无聊啊……”
  “师傅,无聊的话就请把卧室打扫干净。还有,”男子又叹了口气,“碗和衣服都是我洗的吧?”
  “欸……有什么关系嘛。”女子软趴趴地趴在桌子上,看着男子收拾好厨房,“徒弟就是这么用的啦。”
  “.…..师傅!!!”
  “哈哈哈哈哈哈相信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蠢啊你!”
  “啧——啊啊啊啊啊啊啊师傅不要捣乱我刚洗好的碗!”
  “咦?”女子突然停下。
  “啊?”男子急忙停住,把沾满泡沫的手举高以不碰到女子。
  “……回来了。”女子怔怔地看向东边,“她回来了。”
  “恩?谁?等等师傅?”男子看着面前瞬间消失的残影,有叹了口气,“总感觉这几百年叹气的次数甚至超过了遇到师傅之前所说的话。”
  
  “嗝。再来一瓶!”空酒瓶被重重放下,震起吧台上又一层细灰。
  名为乌苏里之冬的酒吧里寂静无声。
  “啊?啊,啊,那个,小,啊,姑娘?酒,酒已经没了……”吧台后的老板努力把头向后缩了缩,以免自己步了地板上那位的后尘。
  “哈?”
  酒吧里的人都抖了抖,生怕自己出了声被这位小祖宗听见。
  “你们——都抖得像鹌鹑一样干嘛?我又不吃人。”清脆又有些糯的奶音听起来可爱极了,说的话却让人不寒而栗,“啊,不对。”
  “人,我还是吃过的。”
  “不过好难吃啊,肉也难嚼,还有股生锈的味道。”
  “吃了还拉肚子。”
  “恩?我不会吃你们的,不用这么害怕的呀,嘻嘻。”
  “最多——把你们的血放完,然后抽掉你们的筋,再然后……”
  “嘭!”刺眼的阳光如雨一般洒下,刺得人眼睛酸痛得要流泪,然而对于酒吧里的人来说,推开门的人就如同神明一般伟大。
  门口站着的赫然是上一秒还在天山上的女子,一身素色底袍,黛青色打底,外袍以白为底色,底摆染有少许墨色,披着一条淡青色披肩,暗金的龙纹在阳光下闪着奇异的光泽。随着阳光的洒入,室内的人也显出了身形。
  银白色双马尾微微卷着及腰,一身浅白色中袖裙子,裙摆宽边蕾丝,小V字领上系有宝蓝色丝带;右胸口别有一枚胸针,镀银金丝细细地缠绕成藤蔓,灵活地包裹着正中央的蓝宝石,那宝石如有生命般、呈流动的能量状态,在阳光下旭旭生辉,与眼睛相呼应着。
  “……欸?出乎意料得可爱啊……”不知道有谁嘀咕了一句。
  小巧的耳朵动了动,女孩转向那人,那人瞬间僵住。
  浅蓝打底的眼睛,自下而上颜色加深,如同宝石一般剔透的眸子在阳光的掩映下仿佛被割了一刀,明如曜日,暗似黑夜。
  “我,可爱吗?”明明是撒娇般的少女姿态,却如同粘稠、湿潮的毒蛇令人窒息,“果然,只会是——可爱,呢。”
  女孩低低地轻笑一声,头又转回来。
  那人大松一口气,又猛地僵住。身边的朋友看他迟迟没有动静,不耐烦地推了推他。“咚”的一声,那人的头颅瞬间落在地上,霎时间血腥味弥漫开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杀人了啊啊啊啊啊啊——”
  一道流光闪过,又一颗人头落地。
  寂静再一次笼罩了这一个小小的酒吧。
  “呵。”门口的女子终于出声。
  “准头一如既往的好呢。”女子笑着,敲定了剩下所有人的结局。
  “一般一般。”女孩终于笑起来,通透的蓝眸漾起微光。
  “世界第三。”两人异口同声。说完又一起笑了起来。
  “什么时候?”等了你好久啊。
  “欸,就今天啦。”我很努力啦。
  “也不来看我。”还在这儿杀了人。
  “酒瘾犯了啦。”又没关系。
  “喝了多少?”为什么要杀人?
  “喝完了?不记得啦。”他惹到我了哟。
  “哼,我回去给你熬药汤。”杀得好。
  “嗨嗨。”我回来啦。
  “真是的。”欢迎回家。
  
  “结果就是,不仅带回了心(qiang)心(wo)念(shi)念(fu)的女孩子,还顺了一个?”男子笑眯眯地看向一行三人。
  “什么叫顺的?恩?说起来为什么我也要跟你来天山啊?”
  “诶诶诶当然不是顺的啦你很重要的!这不是刚好路过长白山嘛……”
  “嘁。”
  “啊,有酒吗?”
  “没有哦。只有天池的水泡的茶。”
  “喂,不要以为我不知道天山的天池是用来干嘛的啊。”
  “不要说出来就好了啦!”
  “哦?说起来我那儿也有一个天池哟,不过是火,山,口。”
  “啊……本来还计划要去……没没没没什么!”
  “师傅,桃酥拿来了。”
  “有酒吗?”
  “没有哦。”
  “咦你的背后灵是龙吗能借我看一下吗?”
  “不行!这是我带着的!说起来为什么你能看到啊?”
  “我有特殊的观察技巧略略略。哇这个角是金的耶。”
  “那是自然。天下龙脉,莫不出与昆仑。哼。”
  “徒儿,桃酥再来一盘!”
  “师傅请不要吃太多。”
  “喂小不点!为什么你哥哥名字里有龙为什么却不养龙啊?”
  “不要叫我小不点!!!还有,那家伙才不是我哥哥!”
  “不要吵架啦!”
  “师傅,桃酥拿来了。”
  “啊,有……”
  “没有酒。”
  “噗小鬼吃瘪了哈。”
  “您请不要幸灾乐祸。”
  “就是就是。”
  “你把嘴里的咽下去再说话不行吗?”
  “师傅,您今日吃的桃酥够多了。”
  “啊对了,小徒弟来战!”
  “等等我不是你的徒弟吧喂!不对啊为什么啊?”
  “我赢了就把龙给我养吧!”
  “我也要参加!我也想养龙!”
  “啊啊啊啊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师傅管管她们啊啊啊!”
  “欸不要。”
  “哈哈哈哈哈被师傅嫌弃了。”
  “师傅不要你了哟哈哈哈。”
  “啧——师傅明天的桃酥没有了!”
  “你们都住手!放下我的桃,啊不徒儿!”
  “等等你刚刚改口了吧喂改口了吧?”
  “啧啧啧徒弟不如桃酥系列,这到底是人性的沦落?”
  “还是道德的毁灭?”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又是核平的一天呢。
  
  “恩?师傅!”
  “哦呀?是熟人呢。”
  “阿勒?这下热闹了啊。”
  “啊呀?不知道有没有带酒。”
  “……这么多人?”来人一身休闲服装,黑发软软地打在肩上,白色的末端轻轻摆动,修长的腿懒散地搭着。近一米八的高个子叼着根pokey,抱着只黑猫,竟显得有些萌。“还有没有pokey?我要抹茶味的。”
  “你当这里是商店吗?你嘴里叼着的不是吗?”
  “啊……但是不够了啊?或者山核桃仁也可以。”
  “两者反差有点大了啊不对,没有啊!是没有吧小伙子?”
  “.…..其实是有的。师傅一直有准备。”
  “噗夫夫夫夫夫脸痛不痛?”
  “……闭嘴!”
  “你怎么来了?”
  “啊。阿尔泰那边这段时间不大安定。”
  “这样吗。”
  “……两位请随我来。师傅与客人有话要谈。”
  空旷的大厅只剩两人面面相觑。
  “屋里谈?”
  “好。”


啊啊爆了我的肝啊,现在觉得肾也有点疼。
那么,今天新出场三位人物,名字都有隐晦(还好吧?)的提到。
对不起我的大天使,核平日常写得太欢快你出场有点晚,只好下次再继续了(虽然下次emm可能间隔时间长得很)QwQ
依旧是日常,最后突然正经一下hhh不要在意,画风马上就回来了。
对话不想写人,猜吧反正好猜:)

时间 2018.05.01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