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与水的日常·1

新人一个,初次发文,请多指教(*╹▽╹*)


——如果世界上的山和水都产生了灵识,应该会很热闹吧?

      天山山脚的小镇在傍晚总是格外得热闹。
  “老赵——你家的小子上山了!”
  “啥——?大声点儿,你不知道俺耳朵不好使?”
  “嘿,我说你——家——小——子——上——山——了!”
  “啊?又上山了?看他回来我不打死他!”
  那面色青黑,眉毛浓得似条黑虫子的汉子便是老赵了。老赵的一生都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花了大半辈子的心血在那块地上,和老婆子结了婚,为女儿找了个城里工作的女婿,又帮忙着工作的女儿养孙子,像每一个天山脚下的老农一样。老赵家的孙子每天傍晚都上山,惦记着上个月在山腰上看到的一株半开的雪莲。不管老赵怎么强调要好好念书,男孩总想着要去看看那雪莲。
  “老赵!俺家小子呐?”
  “啥你家小子,俺还问俺家的去哪儿了呢?”
  “俺说老胡,你家的——”
  “也不见啦!”
  “喂——看见俺家的了吗?”
  “你家老婆?不是在烧饭吗?”
  “谁说那婆娘了!俺说的是俺孙子!”
  “啊?你家的也找不着?诺,那儿,老赵老胡他们都在说这事呢。”
  “不会被老虎叼走了吧?”
  “怎——么可能!天山山脚下这镇子,上数到俺曾曾曾爷爷这一代都没有老虎过!”
  “说不定就又有了呢?不是说南边那城市里建了个什么动物园?跑出来了怎么办?”
  “这……山神保佑,山神保佑……”
  “老姜?嘿我说,咱几家的——”
  “都上山了!”
  白皑皑的雪山上几个黑点缓缓移动着,赫然是正在被担心的几个孩子。
  “嘁——老头子懂啥?”
  “就是说,不是说雪莲少得很,可以卖大价钱呢。”
  “哈,咱几个卖了雪莲,去城里吧!”
  “去城里?去那里干嘛?”
  “找咱爸妈啊!爸妈老不回家,老头子每天念叨呢!”
  “找爸妈?小赵你傻啊?”
  “你大爷的,你骂谁啊你!我他妈就是要去找我爸妈!”
  “切,你以为为什么他们不回来啊?嫌弃我们穷酸啊。”
  “什——,不可能,妈每次回家都给俺带吃的穿的,不许瞎说!”
  “我才没瞎说!”
  几个男孩吵着,互相推了几把。
  被称为小赵的男孩猛地向前一推,脚却一滑——
  “小赵——!”
  男孩的瞳孔迅速缩小,从山顶吹下的凌风吹开了外套,鼓起的弧度如同坠落的幼鸟,无力地下垂下去。
  
  绿色的海洋此起彼伏,一泓碧水高悬半山,如一只剔透的玉盏被高山托举,沿岸苍松翠柏,怪石嶙峋,含烟蓄罩,东侧千年冰峰银装素裹。正是月半,长烟一空,皓月千里,浮光跃金,静影沉璧。
  池中有一朦胧人影,在白雾中影影绰绰,身姿曼妙,一头白发如月光皎皎,仿佛天仙……
  “徒儿QAQ!为师的衣服忘记拿了——!”
  ……不,一点也不像天仙。
  山顶雪色的宫殿内,身穿青色道袍的温润男子叹了口气,捏了个法诀除去衣袍上的灰尘,轻轻放下手中寒光闪闪的——菜刀。
  “师傅,我已备好衣物,放在天池的南侧岸边。还有,天池似乎不是用来洗澡的吧?”男子开口,声音却直接传入女子的耳中。
  “哎呀,不要在意这种细节啦乖徒儿,今天晚饭有蟠桃酥吗?”
  “.…..这个很重要。没有。”说着,还是拿起菜刀,手起刀落地将女子心心念念蟠桃切成块状。
  “噫——徒儿你变了!”
  “师傅指导有方。”蟠桃酥要加热很久啊,果然还是用法诀好了
  “哼,刚刚下山捡到个小孩,好像是小小赵家的,明儿记得给人家还回去啊。”
  “.…..师傅,‘小小赵’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现在大约已经是‘老赵’了吧?还有……不要随便把奇奇怪怪的东西捡回家啊喂——我不会送回去的啊!”啧,真是麻烦啊,人类小孩,反正和我抢师傅的都扔下山。
  “欸——反正对于我来说都一样的啦。几十年也好,几百年也好。人类嘛,一捏就死了啦。”
  “师傅,请不要随随便便说这种话。”不过很有道理啊。
  天池中的人影站起身来,轻轻挥了挥手臂。
  “嘁,我只说真话啊。不过啊,”女子望向东边,山脚的方向,“总有些人啊,也没有那么脆弱呢。”
  总是想着最好的一面,把日子过得充实而快乐。
  啊啊,真是天真呢。
  说着“神明大人会保佑我们”,明明知道——根本不存在神明啊。
  “师傅,蟠桃酥做好了。”
  “……蟠桃神!”
  “请不要开玩笑啊师傅!”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结果你还是做了哈哈哈哈哈哈!口嫌体正啊乖徒儿噗!”
  “师傅——!”
  今天的天山也很热闹啊。
  恩?你说是不是忘了什么?哈哈哈没有关系哟,反正“神明大人”会做好一切的啦。



嗨嗨,这里天国的山,本章出现主线人物两位,就是后面的那对师徒:)可以猜猜名字,师傅的好猜啊(第一段就有出现←我给了这么明显的提示啦啦啦),徒弟猜对的大概就是我的熟人了?

与晋江同步更新:)

时间 2018.05.01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