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不仅仅是这样的。
我发自内心地为所有角色欢欣,为所有剧情哭泣。
为一个像是抽嘴角的微笑、为一个上挑的眼神、为一个眼帘掀起的动人,为袍角鼓起的弧度、为眯起的眼睛里的光、为撩起的头发下的脖颈。
为一个转身、为一个倒地、为一个从高塔坠落,为被拙劣掩盖的爱、为疯狂的吻、为坚定的起身和握拳。
有太多了,我会为之发疯般的。
一套书,一系列电影,不仅仅是这样的。
是我世界的一部分,是我信念的基石。
是我灵魂的一部分。
每一个有重要之事发生的日子都是纪念日。
记我第一千零一次为他们哭泣。

中秋快乐吃修

大佬们带我开车带我飞。

全文石墨。

石墨:https://shimo.im/docs/BPGeggBL14YNWiaM/ 

哈哈哈晚饭的时候妈妈说“今天水蒸蛋的中间凹下去了,明天肯定要下雨。”
然后我爸很给力地看了看手机上的天气预报。
“明天啊......是个大晴天诶。”
哈哈哈哈哈哈老爸你这样会失去我麻麻的啦。

世界壁今天也很脆弱呢〔3〕

“胜己!你又去哪疯了!”

“闭嘴啊老太婆!打架去了啊!”

“哈——和谁?”

“啧,隔壁新搬来的。”

“胜己,不要动不动就打架啊。”

“烦死了混蛋老爸!闭嘴啊!”

“胜己你才烦啊!”

“啊?”

爆豪一家的日常吵闹终止于爆豪光己扇在爆豪胜己头上的狠狠的、响亮的一巴掌和响起的门铃声。

“胜己!去开门!”

“为什么是我啊?”

暴躁的男生虽然嘴上吼着,还是乖乖地往门口走了。

“......哟。”

“哟个头啊你!有什么事不会打电话吗!”

“借宿一晚。”

男生看着面前初次见面就和他打个平手的少女,觉得耳朵出了点问题。

“......什——你他妈知不知道你是个女的!你——”...

世界壁今天也很脆弱呢〔2〕

冢内警官注意到这个奇特的少女的时候正是傍晚。

在天边橘红色的云逐渐往胭脂粉渐变的时候。

刚刚结束一次巡逻的警官是不会注意到美景的,但是这个少女的头发实在是太显眼了,导致他不由自主地看向了少女的头顶以确认是光线缘故还是本色。

看上去有点炸的头发明显是被少女很仔细地梳过的,虽然看到处乱翘的发型就知道大概是不大成功的。像融化的红月一般,颜色很美丽,但是这头看上去有点乱实际上也有点乱的红发让人下意识地联想到不良。

但是没有一点点化过妆的痕迹的脸是令人赞叹的精致,在灯光下闪烁着几点赤金色的光的琥珀色眼瞳,微微上挑的眼角,高挺的鼻梁,抿紧的嘴唇。单看脸,的的确确是个挺漂亮的少女。

仔仔细细地看了...

世界壁今天也很脆弱呢〔1〕

盛夏的阳光透过树叶的间隙撒下,一半成了地上的金色圆斑,一半落在并行的两人肩上。剔透的光芒照得白色的校服暖洋洋的,天生耐高温的体质让两人只觉得暖和得像几乎快要睡过去的老猫。

“今晚?”

“......蛋包饭。”

“啊。”

简单到几乎消散在空气中的对话就是两人一天中唯一的交流了。

同胎出生的兄妹年龄只差不到十分钟,相似到几乎可是称得上是“复制”的面容和基本上没有差别的性格令两人的“轮流上学”计划完美执行,也导致了两人只需要对视——有时候甚至对视都不需要——就可以互相理解的日常。也只有口味上微小的差别让两人每天都要进行必要的交流了。

同一个年级同一个班的两人,一份毕业证书——托两人的轮流...

分班考要完了。

我总是一想到我的妮妮就觉得想写点什么,听了我的闺蜜们的话发到lof上来好了,但是吸取经验果然名字绝对不能取什么“综英美”吧,还是写“女儿成长日记”好了,毕竟我真的是想好好地去写我的女儿的成长的,再者如果文章被打上了“言情”的标签的话,男主出场地太晚会惹人厌烦的吧。第一次收到“垃圾”这种评论真是难受啊。

所以说,你们觉得呢,我的D和我的W?

山与水的日常·3

ATTENTION!本章有黑化和大量私设。涉及到本山世界观和战争观,以及有血腥描写,王耀友情客串出现。请自行从玻璃渣中找糖吃。


  淡淡的茶香从小小的茶盏中延伸出去,填满了整个庭室。

  “.…..这茶好,是哪儿的?”你从哪儿来的?

  “阿尔泰啊。”阿尔泰。

  “……不肯说吗。小气!”不要对我撒谎啊。

  “.…..那儿。”你不应该知道。

男女莫测的青年头向东南方向偏了偏。

“.…..又有变动?”不会吧?

“没有。”你不要操心这个事了。

“你不告诉我,我只好...

山与水的日常·2

“好无聊啊……”女子懒洋洋地撑着下巴,眯着眼睛晒太阳,像极了一只被顺好毛的猫,“早饭刚吃好……碗也洗好了……衣服也洗好了……好无聊啊……”
  “师傅,无聊的话就请把卧室打扫干净。还有,”男子又叹了口气,“碗和衣服都是我洗的吧?”
  “欸……有什么关系嘛。”女子软趴趴地趴在桌子上,看着男子收拾好厨房,“徒弟就是这么用的啦。”
  “.…..师傅!!!”
  “哈哈哈哈哈哈相信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蠢啊你!”
  “啧——啊啊啊啊啊啊啊师傅不要捣乱我刚洗好的碗!”
  “咦?”女子突然停下。
  “啊?”男子急忙停住,把沾满泡沫的手举高以不碰到女子。
  “……回来了。”女子怔怔地看向东边,“她回来了。”
  “...